万维读者网 > 加国要览 > 正文  
惊曝:特鲁多如何赢大选?太多不为人所知的细节
www.creaders.net | 2021-10-10 11:50:35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image.png

《星报》采访了57位各个政党内部人士,深度还原了竞选期间各党的内部反应、自由党内的策略转变过程,真实记录了特鲁多是如何在大选中扭转摇摇欲坠的趋势,并击败保守党领袖奥图尔的。

特鲁多坐在会议室里,盯着他朋友汤姆·皮特菲尔德的笔记本电脑。

皮特菲尔德对特鲁多说:“是时候了。”

在渥太华Delta City Centre酒店二楼的一个大会议室里,他俩挤在桌子的一侧。

皮特菲尔德是自由党的首席数字战略家,也是数字营销和数据分析公司Data Sciences的首席执行官。

特鲁多刚刚看了一系列与奥图尔的对比广告。皮特菲尔德很坚持,和特鲁多的幕僚长凯蒂·特尔福德讨论了许久,希望特鲁多批准转变竞选策略。

那是9月3日周五的深夜。

在之前的一周里,自由党的内部数据显示,保守党取得了3个百分点的领先优势。一些公开民调显示,保守党的领先优势甚至高达6个百分点。

特鲁多的心情并不好。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他在为英语辩论做准备,但准备过程中被模拟的政党领袖对手教训了一顿。

皮特菲尔德本想早点给特鲁多看对比广告,但他时间安排很紧张。现在,竞选副主任和其他高级工作人员都聚集在了一起,通过一台大电视观看辩论准备工作。

他们也都看到了这些广告。

一个广告中奥图尔说他会“夺回加拿大”,另一个广告还显示,奥图尔承诺废除《枪支法》,解散加拿大广播公司,并增加医疗保健服务中私营部门的比重。另外两个,强调了奥图尔反对对航空公司和火车乘客进行强制疫苗接种,愿意让国会议员提出反堕胎法案,并称削弱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

特鲁多抬起头看向房间,看大家什么意见。

“我们都支持新的竞选策略”, 特尔福德后来回忆说。

但是特鲁多很累。他想好好考虑一下。周六一早,他给皮特菲尔德发了短信,开了绿灯。

这引起广告当天在网上首次亮相,整个劳动节长周末在社交媒体上大量播放,而其他活动则处于休眠状态。

这是选举活动中的关键时期,自由党认为,正是通过转变信息传递方式,并利用他们在“地面战”和分析方面的优势赢得了选举。

转变方向

自由党投放对比广告的决定,是在一周前做出的,即8月28日,当时高级团队成员照例在周六开会。特鲁多当天没有出行,工作人员在渥太华阿尔伯特街的自由党总部吃完午饭后聚集在一起。

内部民意调查显示,自由党在全国范围内的公众支持率落后于保守党3到4个百分点,奥图尔成功地给人留下了自己是温和派的印象,而民调的受访者对保守党政府的想法越来越放心。

自由党的研究主任丹·阿诺德,对奥图尔支持率的上升趋势感到担忧。

“如果你看一下他的势头和(特鲁多的)势头……这当然不像是走向一个好结果,”他说道。“我很坦率地告诉人们……按照当时的发展轨迹,我们将在竞选中失败。”

阿诺德在会议开始时讲了上面的想法,不过担心的并不是他一个。竞选团队收到了一些信,有些是自由党征求的建议,有些是慌了神的支持者,不请自来敦促自由党采取措施以改变局势。

工作人员围着桌子分享他们的想法。

“我们必须让奥图尔变一个形象”,负责自由党全国竞选活动的副主任马特·斯蒂克尼回忆说。

高级竞选顾问兼2019年竞选主任杰里米·布罗德赫斯特补充说,“仅仅靠特鲁多传达一个令人振奋的、快乐的信息是不够的。”

自由党有强烈的共识,需要进行反击,“即使这意味着做攻击性广告”,一位消息人士说。

但也有些人担心战术的转变会受到批评,并使自由党竞选活动“看起来过于走投无路”。

反对党研究人员有奥图尔2020年保守党领导层竞选的资料库。由于新冠疫情,竞选主要通过视频电话进行。这些研究人员在过去一年里一直在收集他的资料,翻阅了数千小时的录像,并得出结论:这位新的保守党领袖,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

很明显,奥图尔会说任何他认为在政治上有利的东西,即使他以前从来不信,并且他表现出一种明显的“灵活性”,如果一些立场不再可行,可以立即抛弃。

阿诺德很早就发现,奥图尔对攻击性武器的立场是一个弱点。

“当被告知奥图尔将使攻击性武器合法化时,那些参与焦点小组访谈的铁杆保守派明显受到了震动”,阿诺德说,“你可以从他们的脸上明显地看到,这确实使他们重新考虑对奥图尔的看法。”

保守党的竞选纲领,承诺废除自由党2020年的政策,那个政策将大约1500种攻击型枪支列为非法。

工作人员讨论了战术。

他们将通过新的广告、特鲁多在辩论中对奥图尔的质问、媒体曝光、国会议员们在短时间内对大量选民巡回传达信息,以及自由党竞选纲领等渠道来重新定义奥图尔。

皮特菲尔德第二天就开始编写对比广告的脚本。

这将是晶砂人(对加拿大自由党成员的一种昵称,译自Grits,意指性格的坚定)对没有按计划进行的竞选活动的反应。

触发选举的决定

自由党在2019年大选后就开始计划下一次大选的准备,当时自由党的全国主管伊什梅尔与特鲁多会面,向他介绍了自由党的财政和组织能力。少数派政府意味着如果政府很有可能意外倒台,所以需要做好准备。

同样,奥图尔的顾问们在他于2020年8月28日赢得保守党领导权后,也开始为下一次大选进行规划。他们认为自由党政府可能会在2020年9月的基石演讲中倒台,并希望做好准备。他们在研究方面进行了投资,并聘请了两家外国公司,来帮助他们弥补与自由党在数据分析和社交媒体方面的差距。

虽然去年秋天就出现了马上选举的风声,当时保守党试图建立一个“反腐”委员会来调查自由党的道德问题,但自由党直到2021年才将目光转向大选。

特鲁多的高级顾问说,内部对举行选举“没有大量的辩论”,“这更多是一个什么时间大选,而不是会不会大选的问题。”

自由党是否应该召集选举?反对党会不会触发选举?在第四波疫情到来之前,何时进行竞选最安全?

在2021年的几个月里,第三波疫情已经压倒了任何关于竞选预算的严肃讨论。

6月,保守党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包括谴责国防部长石俊的动议,以及在下议院公开训诫一名高级公务员,以刺激自由党触发大选。但是,8月份再召集大选将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并给特鲁多时间来等待人们接种第二剂疫苗。

7月,事情进入高潮,制定纲领,拍摄广告,最后确定候选人招募,并任命了竞选活动的现场主管。

特鲁多的团队认为这是提高自由党在议会中地位的最好机会。一年后,没准可能有新的丑闻,疫情又或许已经过去太久,选民已经忘记了疫情期间对自由党政府的信任,选举可能会让反对党而不是他们自己赢得主动权。

特鲁多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自由党将在仲夏时节开展快速竞选活动,届时很少有人关注,当人们重新开始工作时,反对党只有大约两周的时间来攻击他们。

自由党的民调专家阿诺德在8月中旬预测,自由党会处于组建多数政府的边缘,有望在下议院338个席位中赢得170个左右的席位。

他的数据表明,基本面是好的。总的来说,加拿大人认为特鲁多对新冠疫情和疫苗推广的处理很好。与2019年自由党从SNC-Lavalin事件中走出来时相比,人们对他有更多的好感。

“如果有一个好的竞选活动,我们会得到多数。如果竞选活动不那么好,我们可能会再拿一次少数政府”,阿诺德说。

自由党曾权衡过举行选举的风险,但低估了人们的愤怒。

顾问们认为,关于选举时机的问题会在三天后停止,因为记者们会转向其他话题。

他们还认为可以很容易地解释选举的必要性:疫情已经改变了政府的优先事项,需要一个授权来完成大事情——关于新冠疫情、儿童保育、住房、气候变化等。

“这是加拿大历史上一个相当关键的时刻,为什么加拿大人不希望有发言权?”皮特菲尔德说,“而在当时,我们相信这就足够了。”

打好基础

自由党希望确保选举不会成为对特鲁多的公投,并将重点放在疫情上。

8月5日,在与魁北克省长弗朗索瓦·勒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特鲁多赞扬了这个省采用的疫苗护照。

他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个人选择的问题,这更是一个保护社区和保护我们那些还不到12岁的孩子的问题,他们没有机会接种疫苗。”

特鲁多称这是一个“领导力问题”,并指出他已要求枢密院研究,关于强制要求公共服务部门和所有联邦监管行业接种疫苗的事宜。

奥图尔顾问们注意到了,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他们就强制接种疫苗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并确定了一个(根据他们的研究)符合当时公众想法的立场:保守党将强烈鼓励人们接种疫苗,但不强迫他们这样做。

“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合理的立场,也是一个我们可以捍卫的立场”,一位保守党高级顾问说。

这也是一个可以避免与党团和党员发生冲突的立场。

另一位保守党战略家说:“我本想坚持接种疫苗,但我们会失去几十个人。”

他认为未接种疫苗的现任党团人数在10至20人之间。

公众调查显示,略微多数的加拿大人赞成强制接种疫苗,在魁北克省和安大略省以及55岁及以上的人中支持率更高。

自由党的战略家们认为,强制接种疫苗是一个合法的问题,需要得到公众的授权,因而这是一个有理由进行选举的问题,一个可以暴露两党鲜明差异的问题,一个可以说明谁能对疫情进行有效管理的问题。

“这将是一个关键的区别……谁准备推动这个问题,采取必要的措施?”自由党人布罗德赫斯特解释说,“随着夏天我们有更多进展,我们将更加向前推动这个问题,而保守党只是没有准备好做到这一点。”

奥图尔总是有可能改变立场。但自由党已经发现了几个保守党党团成员,公开反对强制性疫苗接种的案例,而奥图尔并没有急于谴责他们。

他们不知道,奥图尔的竞选主席瓦利德·索里曼,正准备给保守党育空地区的候选人乔纳斯·史密斯打电话,敦促他下台,因为他是强制性疫苗接种的强烈反对者。

据史密斯说,索里曼在选举前四天打电话给他,说竞选团队担心史密斯关于新冠的观点可能会给党带来麻烦,因为他的自由党对手是这个地区的前首席卫生官员。当被问及他是否会“保持沉默”时,史密斯拒绝了。

史密斯说,一天后,索里曼打电话回来,要他放弃作为保守党候选人,因为违反了党的规则。

索里曼通过保守党发言人科里·汉恩表示,史密斯没有违反规则,因为在他看来,“史密斯先生是在我们对候选人尊重公共卫生准则的事宜进行讨论之后,自愿辞职的。”

麦克默里堡议员大卫·尤迪加,曾将公共服务部门的强制性疫苗接种称为“一个暴虐的想法”,他也在选举前辞职了。

那时,自由党利用他们在政府的最后一个工作日宣布,他们将要求所有联邦公务员以及飞机、火车和游轮上的所有乘客接种疫苗。

与此同时,遥远的阿富汗也在酝酿一场危机。那一周,外交部长马克·加诺告诉记者,虽然有九个城市落入塔利班之手,但政府希望继续在其民主机构内有所建设。似乎没有人认识到这可能对加拿大的选举活动产生的影响。

“我只是没有看到这将是一个如此大的因素,”一位高级战略家说。“直截了当地说,我认为当时并没有真正意识到阿富汗问题在视觉上给人们带来的冲击,飞机上令人心碎的场景和人群。现在回想起来,你会觉得,对啊,这将是一个可以改变局势的事情。但在发生以前,每个人都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选举的开始

8月15日星期日,特鲁多走到里多厅,在那里他请求三周前上任的总督玛丽·西蒙解散议会。

当他出来宣布为期36天的竞选活动开始时,这位自由党领袖首先谈到了迅速发展的阿富汗局势。塔利班部队已经控制了首都喀布尔,加拿大外交官正在回家的路上。

特鲁多告诉加拿大人,这次选举将为加拿大人提供一个选择,即“我们如何完成与新冠的斗争并更好地重建”。他强调他的政府决定强制接种疫苗,并说“不是每个政党都同意”。

在当天晚些时候面对记者时,奥图尔试图传递这样一种信息,即不是选择谁能最好地引导国家走出疫情,而是选择谁能引导国家在未来四年内实现经济复苏。

当被问及强制接种疫苗的问题时,奥图尔说他支持“加强措施”,如戴口罩、出示阴性测试结果以及对未接种疫苗者进行快速测试。

当被问及他的候选人是否都会接种疫苗时,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有可能“为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提供合理的便利”,并承诺他和他的候选人将“遵循公共卫生指导”。

奥图尔的战略家,曾担心疫情这个有利于特鲁多的话题会在竞选中占据主导。但是到了选举的时候,他们发现,对疫情的关注已经被对经济和经济负担问题的关注所取代。

一位保守党高级竞选官员说:“时机对我们来说似乎是完美的。”

第二天,按照计划,保守党发布了竞选纲领。

保守党几乎把竞选的每一天都规划好了。

保守党的这些行动,显示奥图尔是一个有计划的人,其目的是为了确保经济复苏能够成为选举主题,并表明奥图尔将会投资而不是削减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

“减少麻烦的最好方法,是提出一个全面、详细的计划,显示你将做什么”,这位官员补充说。

保守党的纲领已经酝酿了近一年时间,经过精心设计的,目的是扩大党的覆盖范围,以包括那些经济上处于弱势但仍在工作的人。

奥图尔的战略家们,希望这些新选民能够帮助他们获得执政地位,就像自由党在2015年找到数百万新支持者并让他们参加投票一样。

保守党的政纲发布让自由党完全措手不及。他们原本计划按照惯例在几周后发布自己的纲领,但现在他们看起来没有为自己召集的选举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阿富汗的局势正在急剧恶化。在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画面中,来自喀布尔机场的视频显示,绝望的阿富汗人冲进停机坪,一些人在美国飞机起飞时爬上飞机,最后摔死。

阿富汗已经取代选举成为新闻的主角。特鲁多不得不尽总理的责任,向加拿大人介绍撤离工作的最新情况,同时还试图宣布自由党的政策并介绍其候选人。

结果,自由党的政策声明几乎没有得到报道。民意调查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在稳步上升。自由党人开始感到沮丧。

一些人质疑他们召集选举是否是正确的。

“很难不出现这种时刻,”一位消息人士说、。,“但是,在这一点上,你也要告诉自己,也许没有什么好的时机。也许这里发生的事情是我们有点太自欺欺人了,以为我们一开始就比其他各方领先了很多。”

选举第二周

当特鲁多的高级工作人员在第一个星期六开会时,有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即选民是否只是对选举的到来感到不满,或者这种感觉是否会持续。

他们讨论了是否有必要加强与奥图尔的对比,公布更多“有料”的政策。他们就政纲和时机制定了策略,强调安大略省是选举的胜负所在。他们甚至谈到了枪支问题。

当时的普遍共识是,自由这党应该等待,让其关于强制接种疫苗和住房的信息使人们产生共鸣,自由党将保留一些“猛料”,以便在竞选后期选民更加关注的时候扣动扳机。

保守党提前发布政纲也为自由党提供了一线生机:有机会将其拆开应对。他们首先采取的进攻行动之一,是指出奥图尔承诺保护医疗专业人员信仰自由的一段话。

8月19日,当被问及这对想要堕胎的女性意味着什么时,奥图尔说他是一个“支持堕胎选择的领导人”,并将“确保堕胎服务从东海岸到西海岸都可以获得”,但他没有直接回答这种信仰自由是否应适用于堕胎,也没有直接回答医护人员是否可以避免提供转诊。

这些问题在第二天继续发酵,但奥图尔有了新的答案。卫生专业人员可以自由坚持自己的信仰,但他们有义务为病人提供转诊服务,即使是那些他们反对的服务。

这与他在竞选领导时阐述的政策立场有了明显的转变。

但在那次新闻发布会上,奥图尔三次否认他在表达不同的立场。他说:“我的立场并没有改变。”

这肯定不是他最后一次转变立场。

几天后,8月22日,自由党试图在不同的方面攻击。奥图尔支持增加私人提供的医疗服务。

自由党在方慧兰的推特账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显示在被问及是否允许各省在全民医保体系内尝试提供私营营利性和非营利性医疗服务时,奥图尔热情地回答“是”。

视频经过编辑后,包括了奥图尔回答的各个部分,没想到推特给其贴上“被操纵的媒体”的标签。虽然几分钟后,完整的视频被发布在方慧兰的账户上,但奥图尔会靠着这个标签指,责特鲁多对他进行美式的攻击。

不管是不是美式攻击,自由党并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

自由党全国竞选委员会联合主席纳夫迪普·贝恩斯说:“在内部,在中央竞选团队内部,他们已经得出结论,我们在努力争取一个少数政府。”

与此同时,特鲁多在路上仍被问及政府在阿富汗的工作以及召集选举的原因。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指责他把选举放在首位,而不是帮助解决国外的人道主义危机。奥图尔被媒体描述为 “阳光大道”的候选人。而自由党领袖越来越多地被反疫苗抗议者跟踪。

那一周,示威者出现在安大略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活动中,但在8月27日星期五,那些乘坐领导人巴士的人遇到了他们以前没有遇到过的场景。

在密西沙加,特鲁多被安排在一家叙利亚难民开的餐馆外发表讲话,迎接他的是吹着喇叭和大喊脏话的抗议者。组织者将活动转移到室内(后来他们被批评为违反了容量限制)。

在安大略省诺布尔顿的一家面包店,特鲁多遇到了一群更大规模的示威者。

“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大横幅,上面写着‘F-you Trudeau’。那些尖叫声特别响亮”, 特尔福德回忆说,她把这比作她在另一个国家的新闻上才能看到的东西(注,很明显是美国)。

她补充说:“我记得我站在公共汽车上,只是看着窗外,很难不被吓一跳。主要是因为你看到外面的孩子,我是说孩子,不是青少年,与我儿子同龄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他们是如此愤怒。”

抗议者涌向领导人的巴士。

当天晚上,特鲁多在安大略省邻近的博尔顿的活动被取消。抗议者向支持者吐口水,并扯下他们的口罩。经过两个小时的等待,根据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建议,自由党认为他们不能拿支持者的安全冒险。

他的团队在最后一刻在一个棒球公园组织了一次新闻发布会,特鲁多在会上表达了同情,说那些抗议者度过了艰难的一年。他说:“我们需要用同情心来面对这种愤怒。”

两天后,当他被抗议者喊停时,特鲁多却语气不同了,“想让我们退缩?这不起作用,这不会吓到加拿大人为正确的事情站出来。”

一位资深的自由党人建议说,过于悲天悯人使特鲁多看起来像个“窝囊废”。特鲁多需要对大多数正在做正确事情的加拿大人表示同情,并利用抗议者对他的对手施加压力。

特鲁多接受了这个建议。

抗议活动,包括后来人民党党员向特鲁多投石块的事件,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都伴随着特鲁多。

自由党增加了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地方警察资源以提供保护。与2019年不同的是,虽然当时对总理的具体威胁也导致了额外的安全保障,但这次的担忧更具有普遍性,因为不正常的抗议者随时都可能采取行动。

示威活动对自由党来说是喜忧参半的。他们把话题集中疫情和特鲁多的回应上,但最初,自由党的竞选信息被其他东西盖过了。

选举第三周

尽管“夺回加拿大”的广告,是在领导人法语辩论之前起草的,但其强化了特鲁多在9月2日传达的信息。

自由党的竞选主管伊什梅尔说,“总理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我们开着卡车穿过它。”

特鲁多在那场辩论中大显身手。首先,他要求奥图尔说明他是否支持更多的私人医疗服务。

“支持还是不支持?是或不是?”他催促道。然后他指出,奥图尔计划将1989年在蒙特利尔理工学院杀害14名妇女的那种枪支合法化。

“这不是真的”,奥图尔坚持说。

“是的,是真的,就在你的纲领的第90页上,”特鲁多反驳说。

当天早些时候,特鲁多问特尔福德,奥图尔的枪支变化是在哪一页。她告诉他在第90页。他记得这个细节,不过,特尔福德指的是保守党的英文纲领页码,而不是法文版。

这并不重要。

结果,奥图尔又阐述了另一个与他的政纲不符的政策立场。在辩论期间和辩论结束后,奥图尔坚持说他将保留对攻击性武器的禁令。保守派说,他指的是1977年的禁令,那个禁令将全自动武器列为“被禁”枪支。

自由党蜂拥而上。他们的对比广告在周六开始播出,花了几十万加元在网上宣传,并在接下来的一周在电视上推送。自由党更加大胆了,布罗德赫斯特说,“这也是对我们发出的集结号,‘我们在战斗’。”

那个星期天,特鲁多在万锦市举行了一次活动,万锦-于人村的候选人、前警官蒋振宇指责奥图尔向枪支游说团体叩头,不能保证家庭安全。

当天晚些时候,奥图尔澄清了他的立场,承诺自己会保留自由党禁止“攻击性”武器的命令,直到审查结束。保守党采取了一个很不寻常的步骤,修改了纲领。

保守党并没有预料到这次攻击。

“我们并没有真正开始考虑这个事情,直到自由党开始把它作为一个问题。然后,我们开始考虑如何澄清我们的立场,”一位高级顾问说。

用一位自由党战略家的话说,保守党的纲领已经变得“有点像一个套索”。

选举第四周 魁北克之战

魁北克的竞选是在另一条战线上进行的。

一开始,自由党认为他们可以比解散议会时拥有的35个席位多出5个,甚至7个。

在竞选前的几个月里,魁省受到了很多关注。联邦政府宣布了对《官方语言法》的全面改革,,自由党议员甚至承认魁北克省有单方面修改加拿大宪法的权利,以承认魁省是一个讲法语的国家。

尽管私交说不上稳定,但特鲁多和省长勒戈还是宣布了几个大项目。

1亿加元用于在圣热罗姆的电动汽车电池组装厂;8.26亿加元用于改善15万魁北克人的互联网;2000万加元用于在拉瓦尔建造一个水上综合设施;6.85亿加元用于支持魁北克航空航天业的就业;以及联邦在五年内转移支付60亿加元,表面上是加强魁省的早期学习和儿童保育系统,实际上是一个没有附加条件的协议。

自由党觉得有一个缺口。魁人政团领导人伊夫-弗朗索瓦·布朗谢不再是2019年一样的新鲜面孔:有点傲慢(这是自由党希望强调的),而且,在竞选之初,没有任何身份的议题辩论可供他利用。

正如他们在过去两次选举中所做的那样,自由党为魁省设计了一个单独的战略。他们的广告以知名国会议员和明星候选人为特色。他们组织了一次区域巡回宣传,与魁人政团的内阁部长竞争。

自由党准备向魁北克人展示他们可以为魁省“提供好处”,如气候变化和儿童护理方面。与以往的竞选活动相比,自由党的魁北克团队组织得更好,资金更充足,也更自主。

与加拿大其他地区的竞选不同,自由党在魁北克的竞选活动有一个相当好的开始。布朗谢发现自己不得不回击关于支持连接魁北克市和魁北克南岸城市Lévis的一条有争议的隧道的问题。他作为魁北克省前环境部长的不良历史使他处于守势。他被批评为独断专行,不愿意让他的女性候选人发言。

“我们没有什么可做的。我们把记者指向某些方向,而(布朗谢)会把自己陷进去”,一位魁北克团队组织者说。

在大约三周内,事情进展顺利。保守党在公众支持方面的增长,可能已经伤害了其他地方的竞选活动,但在魁北克,人们的感觉是,自由党在拿下大部分目标席位的路上。

他们的领导人也很稳固。特鲁多在加拿大广播电台的“五位厨师,一次选举”节目中表现出色。并且,特鲁多在法语辩论中精力充沛,他指责布朗谢在“魁北克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

自由党团队感到非常振奋,以至于其在魁北克省的高级顾问奥利维尔·杜舍诺当晚对同事同事安德烈-莱恩·哈雷说:“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已经完成。”

第二天,事情崩溃了。

首先,出乎自由党的意料,勒戈在9月9日,即英语辩论的当天出现,呼吁成立保守党的少数派政府,并暗示其他三个联邦政党将对魁北克不利。

没有人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但“无论你喜欢与否,他是魁北克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一位内部人士说。

面对声称魁省有种族主义的说法,勒戈进行了抨击,并坚定地为他的第21号法案(禁止佩戴宗教标志的人在某些公共部门工作的法律)和第96号法案(限制讲英语的人的权利的立法)进行辩护,认为它们是合法、民主和受欢迎的。

他说布朗谢在辩论上为魁北克人做了很好的辩护,并再次呼吁选民将选票投给魁人政团或保守党。

他说:“从竞选开始,我就一直要求魁北克人考虑魁北克民族的利益。而现在,我们有三个政党想为我们决定我们的优先事项。所以我要求魁北克人的是,请在你们的选择中考虑这一事实。”

对于自由党来说,时机是不幸的。那天,提前投票刚刚开始。

自由党魁北克省联合主席马蒂厄·布沙尔说:"我们听到的故事是,人们愤怒地出现在投票站,并投票给魁人政团。如果争议早一个星期发生,它可能会对投票产生微不足道的影响。”

一些战略家甚至在思考这是否能帮助保守党,“如果他们只上升几个百分点,那就没事。如果一波开始,那将是一个问题。”

但这并不是问题所在。调查表明,人们并不喜欢领导人们告诉他们该投给谁。

到第三周,自由党在全加拿大范围内竞选中的“出血已经停止”,但要拿下170个席位,尽管理论上仍有可能,但可能性越来越小。

保守党并没有看到什么好处。奥图尔在赢得领导权后一直寻求勒戈的支持,并在整个竞选过程中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取悦魁北克选民,但未能取得突破。

在选举之夜,保守党在魁省赢得的选票比2019年多70887张,但保持了相同的席位数,即10个。

自由党获得的选票减少了104118张,但也赢得了所有的现任选区。

尽管自由党未能获得任何新的席位,但与2019年不同的是,团队中没有人对自由党在魁北克的竞选方式感到不快。

“有些事你可以控制,有些事件你无法控制,这属于你无法控制的那一类事件,”布沙尔指出。

选举最后一周

当自由党在魁北克迎头赶上时,他们的领导人却在安大略省四处奔波。

自由党的战略家们已经推断出奥图尔的胜利之路,并知道最终决战将在安大略省。保守党可以在大西洋地区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取得进展,但只有在自由党未能守住“905堡垒”的情况下,奥图尔才会成为总理。(注:多伦多周围的地区被通俗地称为“905”,这是1993年开始使用的地区代码,而由于大多地区往往能够决定选举胜负,因而905区就成为每次大选的焦点。)

自由党人斯蒂克尼说:“他们唯一能造成两位数波动的地方是安大略省,这很清楚。”

此时,自由党的支持率已经回升,但竞争仍然很激烈。

志愿者和其他资源被转移到905区,不同版本的广告被推到目标选区,一些激励战略投票信息也纷纷出现。

自由党也在大力宣传枪支问题。一个以自由党人、现任公共安全部长比尔·布莱尔为主角的广告起到了积极的作用,自由党的研究表明,这则广告在一些地区将保守党的支持率降低了5个百分点。

但自由党也准备将他们的信息转向更有希望、更乐观的基调。他们的数据显示,对比广告正在压制新民主党选民的支持,他们需要将进步人士拉到自己一边。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自由党利用领导人的巡回演讲来稳固局势。在整个竞选过程中,特鲁多离开安大略省的关键战场的时间不超过3天。纽马克、万锦、列治文山、北约克、密西沙加和伦敦都被特鲁多多次访问。

“在大多伦多有50、60个席位”,斯蒂克尼说,“保守党想拿下其中的20个。当然,我们要在这里与他们斗争。”

例如,在提前投票的周日,自由党在奥克维尔的一家汽车旅馆举行了一次大型集会,参加集会的有他们的两位本地候选人以及来自伯灵顿、米尔顿和密西沙加的现任议员。这场集会的地点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特鲁多的演讲也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以便将这一活动用于竞选结束时的广告,他们希望这一广告能将选民带到投票站。

第二天,特鲁多在温哥华宣布,他将把阻止人们使用医疗设施的行为定为犯罪。

当晚,他在素里举行了一次集会。

星期二,他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列治文介绍了他的气候变化计划,并强调了前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绿党领袖安德鲁·韦弗最近的支持(事实证明,这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绿党和新民主党选民中相当受欢迎)。

然后,虽然他要去哈利法克斯,但特鲁多在布兰普顿停留,与前总理让·克雷蒂安一起参加晚上的集会。

斯蒂克尼说:“这几乎就像一次哨声之旅,因为我们不想连续四天没有出现在安大略省。”

与此同时,奥图尔当晚在渥太华威斯汀酒店宴会厅的一个黑暗的演播室里进行电话市政厅活动(注,一种与选民对话的方式—)。

这位保守党领袖工,在31天中有14天都在于1月租下的电视演播室里,并在3月前建成并运行。奥图尔的顾问们认为这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灵活性,并节省了大量旅途中的时间,可以用极少的钱制作专业的视频,通过电话市政厅会议确定数以万计的潜在支持者,并将志愿者和工作人员从组织耗时的集会和地方活动中解放出来,让他们有时间敲门和确定支持者。

两位保守党战略家说,这是否是一个明智的策略,还有待研究。

奥图尔选择与选民保持身体上的距离,从提词器上读出他的讲话,而特鲁多则与任何想要接近他的选民密切接触,同时严格地保持着准备好的脚本。

周三,奥图尔开始了他最后一次竞选突击行动。他飞往魁北克省的Jonquière,然后到Sherbrooke参加一个晚上的集会,在那里他得到了前总理布莱恩·马尔罗尼的支持。

魁北克省的保守党候选人很兴奋。魁北克省现任保守党议员皮埃尔·保罗-胡斯当晚说:“很多投票给魁人政团的人都是前保守党选民。他们会投票给马尔罗尼。他们仍然爱他。”

虽然此举激怒了强硬的保守派,但奥图尔的阵营相信他们无论如何都会投票给该党。奥图尔在那一周晚些时候的结束语中,着重于拉住加拿大人民党的支持者。他告诉他们,投票给任何其他政党都会导致另一个自由党政府。

就在奥图尔离开马尔罗尼身边的时候,阿尔伯塔省省长杰森·肯尼开始发表讲话,进一步给保守党的竞选造成了麻烦。

阿尔伯塔省的疫情已经无法控制,肯尼宣布引入疫苗护照、恢复戴口罩和社交距离以及对餐馆和室内活动限制的强制措施。

许多人将阿尔伯塔省不断增加的病例,归咎于肯尼宽松的公共卫生措施。卡尔加里-斯凯维尤的自由党候选人乔治·查哈尔,通过社交媒体广告向选民说明了这一情况,广告以奥图尔赞扬肯尼处理疫情的旧片段为特色。自由党重新包装了该广告,并将其发送到阿尔伯塔省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关键选区。

第二天,奥图尔被问及他以前对肯尼处理疫情的支持。他拒绝批评肯尼。

于是肯尼又把疫情重新扔到了大选议事日程上。

最后一搏

高级自由党人在过去几周里一直在关注战场上的选区,根据数据调整目标。每周都有几次,他们重新评估应该在哪里部署资源,哪些选区将得到哪些类型的有针对性的广告,领导人应该去哪里。

他们的第一个行动是保住现有的席位。但是,在不同时期,自由党有180至190个选区在他们的视线之内。

正如他们在过去的选举中所做的那样,他们将每个选区的可赢性排成钻石、白金、黄金、白银、青铜、钢铁或木的等级。赢得所有金色的选区将使他们组建政府,而三分之二的银色选区将使他们获得多数政府。这是他们计划花费80%的时间的地方。

不过很多的选区竞争都很激烈,数据变化瞬息万变。一位自由党人说:“计算方法真的在改变。”

另一位顾问说:“我们已经从地图上删除了一些选区,然后又把它们放了回去,因为右派出现了新的选票分歧。”

与新民主党或保守党不同的是,自由党的竞选活动,尤其是在领导人的巡回演讲方面,大多坚持其最初的计划并且保持一种灵活性。

例如,特鲁多最后的周末行程直到星期四才最终确定。他的顾问们不想在大多地区让出任何地方。

“在巡回演出中灵活应变的能力,这是一个痛苦的问题,它使每个人都疯狂,而且可能导致额外的费用,但我认为这是好主意”,另一位官员提出。

在集会上,特鲁多向绿党和新民主党选民进行了宣传,敦促他们投票给自由党,不仅因为这样做可以阻止保守党组建政府,还因为他的政党有最好的进步政策。

有人说这与新民主党攻击自由党和保守党是同出一辙。特鲁多对这一批评感到恼火,他说这是不真实的和“愤世嫉俗的”。自由党对他们的进步纲领感到自豪,认为中左翼选民没有理由放弃。

特鲁多将在最后三天参加17场活动,最后在24小时内冲刺四个省。

奥图尔将参加6场活动,他在大多地区的最后一天访问了2个自由党保有安全席位的选区。在保守党大巴上的气氛异常沉重,车上的人们觉得他们已经输了,尽管顾问们坚持认为他们仍然抱有希望。

自由党团队的情绪则是,他们并不确定他们会赢,尽管最后那个周末在自由党大巴上的气氛“更加乐观”。但在总部,有些人确实很担心。

选举前一天晚上,自由党的内部数据显示保守党有30%的机会获胜。这个结果太接近了,无法判断。自由党的内部预测可能会赢得140个席位。

EKOS的民意调查员格雷夫斯在Twitter上大肆宣扬自由党将赢得少数席位。

选举之夜

这次选举让所有人都感到失望。自由党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多数席位。他们在加拿大大西洋地区失去了四个席位,包括长期执政的斯科特·西姆斯和三位女性内阁部长。他们也未能在魁北克省赢得更多的席位。

但是,自由党也有几个亮点。他们赢得了两个大多地区的选区,他们试图在2019年翻转但没有成功,这就是奥罗拉-橡树岭-新市和万锦-于人村。他们赢得了传统上属于新民主党的汉密尔顿山的席位,在阿尔伯塔省赢得了两个新席位,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赢得了四个新席位,包括完全出乎意料的列治文中心选区。

尽管他们只获得了32.6%的民众投票,低于保守党33.7%,但还是赢得了最多的席位。

他们还赢得了大多数最接近的选区。在冠军和亚军差距小于4个百分点的36个选区中,自由党赢得了21个,并在9个选区中名列第二。保守党赢得了其中的7个选区,在18个选区中排名第二。

“我们获胜的方式是我们把我们的基本面拉出来”,皮特菲尔德说,“我们多年来一直在扩大它。我们巩固并进行了投资。然后,当我们需要时,我们知道如何找到他们。我们知道如何让他们出来,而且我们有效地让他们出来了。”

这就是自由党,以及他们的对手,在谈论自由党选民效率时的意思。自由党把他们的支出和资源瞄准他们知道需要赢得的席位,以及能让他们赢得的选民。皮特菲尔德解释说,其他政党可能会增长,“但这只是一般的增长。在联邦选举中,你必须确保你争取支持的工作正是针对你的选民所在的地方。”

自由党的数据优势仍然是其挑战者所羡慕的。

自由党人说,在竞选期间的任何一天,他们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都能通过数千种不同的广告接触到150万至300万加拿大人。

皮特菲尔德在自由党总部管理着一个约70人的团队,负责监督竞选叙事方式、广告、对广告的研究、隔夜跟踪调查、社交媒体监测和所有内容的创建,以及对进入其平台的所有数据进行分析,这些数据指导党在全国和各地区的资源分配。

虽然数据指导决策,内容帮助动员人们去投票,但自由党对他们多年来培养的一支积极的志愿者团队(今年他们敲门和打电话超过1500万次),以及知道如何解读其选区的现场官员感到非常自豪。

伊什梅尔说:"这就是我们大红色机器,在很多方面都是最好的。”

作为党的全国主管,他因推进自由党的数据分析系统而受到广泛赞誉。

布罗德赫斯特说,在这次选举中,在当地有经验的人们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说:"我们比过去更依赖这种情报,事实证明,它在许多方面比我们看到的许多民意调查更准确。”

由于自由党的预测远远低于他们赢得的160个席位,几位顾问建议数据模型需要调整一下,因为模型没有考虑到人民党的火箭式崛起和绿党的崩溃。

“这些模型在一定程度上是基于多次选举的趋势分析,因此,当你的选举中发生了一个完全独特的事件时,真的无法计算”, 布罗德赫斯特说。

在保守党方面,对于出错的原因有很多意见:从疫情重新成为一个问题,到奥图尔的表现,再到质疑他的竞选策略等等。

在他的团队中,大家普遍认为应该更快地化解争议,尽管对修改纲领的想法是否正确存在分歧。一位高级竞选顾问说:“这是我们需要审视和反思的问题。”

保守党和新民主党都说,他们从来没有考虑到自由党会对奥图尔的枪支政策发动攻击。但现在奥图尔团队承认,奥图尔在枪支问题上受到了伤害,在LGBTQ+问题上也被认为是弱点。

一位顾问说,他认为枪支问题的翻转所造成的真正伤害是,阻止了保守党竞选的势头。他说:“我们就是因为这个而输掉的。这不是一个拉选票的问题,这只是我们正在谈论的一个问题。我们没有谈论我们需要谈论的问题,以便获胜。”

保守党计划认真反思,开展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选举后研究项目”,他们希望能明白为什么会输。初步分析表明,人民党获得的巨大支持,“造成了保守党4到9个席位的损失”。然后是育空地区,被驱逐的候选人史密斯以独立身份参选,并分割了保守党的选票,使自由党获得了胜利。

但是,在大多地区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失败,让许多保守党人担心他们的政党现在更多局限在白人地区和农村,而不是反映全国的情况。

当然,保守党也有一些积极的收获。虽然奥图尔未能在郊区赢得新的席位,但保守党在许多选区的得票率有所提高。

一位顾问说:“我知道从席位数上看不是这样的,但是我们非常、非常接近打入郊区的目标。”

对于新民主党来说,也有反省,他们在广告上花费了大约1100万加元,与它在2019年整个竞选中的花费一样多,最扣只赢得了1个新的席位,并且未能在安大略省的目标选区取得突破性进展。

新民主党的竞选主管珍妮弗·霍华德说,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反思竞选活动,看看哪里可以改进。

她说:“我们一开始就有一个计划,而且我们非常严格地遵循了这个计划。”

她说,她为驵勉诚的信息纪律和竞选活动的广告策略感到自豪,这个策略在大力攻击特鲁多的同时宣传了新民主党领袖。但是,尽管增加了资源,新民主党的新浪潮并未出现。

尽管如此,新民主党仍是唯一看到其投票率上升的政党。

霍华德说:“从现在到下一次选举,我们必须弄清楚的是如何将这些选票变成更多的席位。”

对于所有政党,包括人民党和绿党,2021年的竞选活动提供了许多教训。

加拿大人民党领袖卞聂尔的高级顾问马丁·马塞说,他的政党将继续存在,现在有更好的资金和组织。在选举之夜,其5%的选票总数完全符合预期。但问题是,一旦人们对新冠封锁的愤怒消散,如何保持选民的增长。

绿党在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失败后,已经进入了自我反省的阶段,他们只获得了2.3%的民众投票,这是自2000年以来绿党的最差结果。领导人安娜米·保罗已经辞职,预计接下来会有一个领导层选拔过程。

现在时间是够的,可以让这些政党去解决任何领导层问题,并让他们从选举错误中学到点什么。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分享到:
评论前需要先 登录 或者 注册
全部评论  
暂无评论 上一页 下一页  
实用资讯
24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乱世传奇:世界最性感女谍与中国将军的致命
2 美军核潜艇南中国海事故曝光 中南海心头一
3 姗姗来迟 重要人物终于就傅政华落马表态
4 从公知女神到全网群嘲 柴静移居美国过得怎
5 “花样年绝不躺平” 曾宝宝连发文挑衅习近

48小时新闻排行榜 更多>>
1 乱世传奇:世界最性感女谍与中国将军的致命
2 “党内王明”是他?习近平疑遭合谋算计
3 快跑,再晚就来不及了
4 美军核潜艇南中国海事故曝光 中南海心头一
5 姗姗来迟 重要人物终于就傅政华落马表态
6 从公知女神到全网群嘲 柴静移居美国过得怎
7 全民噤声的习时代即将登场?
8 家有北京十几套房的留学生,为什么在美国遭
9 两名记者获诺贝尔和平奖 中俄反应天差地别
10 “花样年绝不躺平” 曾宝宝连发文挑衅习近
热门专题
一周博客排行 更多>>
1 毛泽东承认长津湖之战惨痛失败 文庙
2 血战长津湖,到底是谁的永远噩 文庙
3 长津湖之战,美军怎么说? 席琳
4 比长津湖更震撼的砥平里之战, 蒋大公子
5 总统令揭长津湖之战和朝鲜战争 文庙
6 电影《长津湖》重挫中国军队士 苏渝游士
7 朝鲜战争脉络简史 阿妞不牛
8 可怜长津湖畔骨 信释
9 美帝版纪录片《长津湖战役》| 一草
10 一本被“下三路”耽误的好书, 今日之城
一周博文回复排行榜 更多>>
1 毛泽东承认长津湖之战惨痛失败 文庙
2 从右撇子的抵赖看一个典型犯罪 特有理
3 朝鲜战争脉络简史 阿妞不牛
4 与“水仙花人”共处 —如何与 艺萌
5 血战长津湖,到底是谁的永远噩 文庙
6 还是相信科学的人多呀 渚清沙白
7 总统令揭长津湖之战和朝鲜战争 文庙
8 冒死转发 施化
9 Build Back Better 到底是个啥 嘎拉哈
10 万维在倡导一种什么样的文风? 施化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1. CyberMedia Network/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